2008年是個特殊的歷史節點

雷曼兄弟的破產被認為是當時環球金融危機失控的標誌

此時的台灣也同時經驗著歷史上第二次和平的政黨輪替

此時沈宇軒服務的政治黨部正面臨解散

他被動放起了無薪假,每天在河濱騎車

思考人生下一步的走向


日子裡,他無意間看到品牌大使的職缺

為著一股好奇與生存步步逼近的壓力

他一腳跨進了品牌大使這個陌生的職業


當時的沈宇軒只約略知道自己進入的威士忌品牌

為蘇格蘭當地古老並富盛名的公司之一

但對於品牌大使的身份卻是到酒廠實習後

親眼目睹當地酒莊的釀造工法

才逐漸累積出想像的雛形


他從當地慣於安靜獨飲威士忌的習性

回到喜愛將酒品作為宴飲良伴的台灣

在不同民俗的國境裡與數千位品酒同好和Bartender交流

他謹記品牌大使被賦予的任務

杯觥交錯中,不忘每一口酒都出自麥田裡的大麥

香氣來自桶匠對橡木桶的悉心照看

再由銅匠精心維護的蒸餾器蒸騰

才能誕生杯中杜康


他不厭其煩的述說威士忌的製程裡

手作的「厚工」才能堆疊出酒品歷久不衰的細緻韻味

與其說他是娛樂宴飲的講者

此時的沈宇軒,早已將品牌信仰浸漬到長遠的人生中

成為威士忌理念最忠實的傳道士

#開車不喝酒 #喝酒不開車

職人心

相關影片

訂閱最新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