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一隻來自西伯利亞的稀客

入境金山清水溼地

降落在黃老伯(黃正俊)的田裡


才一歲的小白鶴尚未完全褪去黃色羽絨

兩腿纖細,但身高已近5英尺

翅膀展開長達7英尺多

田裡的魚蝦和福壽螺

都是牠黑色的喙裡最常銜食的佳餚


看似平常的牠在台灣的521天裡

卻上遍了央視、紐約時報、日本時報

俄羅斯西伯利亞時報更以頭版

大篇幅刊登小鶴抵台的生活

感謝台灣對保育動物的溫暖


鄉間的鳥禽尋常

但誕生在西伯利亞的白鶴

過去從來沒到訪過台灣

牠們總選擇集中在中國東南部

長江中下游的鄱陽湖過冬


過去的環境足以支撐這群白鶴生存

由於氣候變遷,以及水流的人為控制

白鶴現正面臨依靠人類餵食才能生存的處境

「全世界的西伯利亞白鶴都在一個地方,這種情況非常危險」

當時的台灣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副執行長邱銘源說


自從清水出現這隻特別的訪者後

黃老伯顧及小鶴飯食,堅持不以農藥入田

邱銘源也決定契作黃老伯的熊鶴米

希望如田水裡陣陣泛起的漣漪

帶動周遭農人一起加入清水溼地友善耕作的行列


友善復育的田梗裡,蝌蚪、魚蝦

到大如手掌的螃蟹都陸續出現

連帶附近金美國小附幼的師生

都成了這裡觀察生態的常客

孩子在田梗裡體驗除草、施肥、插秧

抬起微沾濕土的稚嫩臉龐

就能與小鶴相識而笑


然而大自然沒有頂蓋

小白鶴在2015年底誤入人來人往的松山車站

地方原為安全著想急著要送動物園

但在邱銘源的戮力奔走,和金山人懇切的呼喚下

小鶴返回清水多陪伴了當地半年


但候鳥體內終究流淌著遷徙魂

離去前小鶴在農人面前,久久舞動著翅膀鳴叫

像在告別一般,當農人回過神時

小鶴已在天際往返下一站的飛行路線中


成群離境的飛鳥隊伍已分不清小鶴的座標

只見一排黑色的縫線在天幕裡穿梭

連篇的身影持續串起每一個我們深愛的陸塊、

島嶼和國家,而清水也在牠的造訪之後

重新凝結了鄉里重視保育的決心

生活丼

相關影片

訂閱最新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