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起阮璽,近年已逐漸從攝影界前輩阮義忠的兒子

變化為作品真實詼諧,兼具「音效性」的攝影師


談論街拍,阮璽作了一個生動的比喻:

「街拍就像爵士樂,你不知別的樂手會即興表演什麼樂曲

你只是準備好,用你過去所有的累積,在當下和他互動」

相機在他的即興場子裡,正如隨時準備演奏的樂器

在125分之一秒的剎那,捕捉攝影師最想望的定格


時間在他的作品裡同時帶來變化

過去有意識的追求畫面極簡

阮璽最近反而更懂得享受隨機帶來的

真實情境的不完美


訪談中,阮璽一邊說著

作品總能反應攝影師當下真實的狀態

一邊聊起故鄉對他的定義

在一個遠離他鄉的城市裡

反而更能看清鄉土帶給自己的意義

台北的快步調與搶時效總讓他近鄉情怯

或許在一個適切的距離裡,如同隔著鏡頭與被攝者

這樣產生的美感反而是最剛好的

訂閱最新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