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的新公園裡,

有一群夜幕低垂時才現身的孩子們

他們多是因不見容於社會眼光而離開了家

彼此雖沒有血緣關係,卻因身世相近

培養出如兄如父的義氣

夜夜在這公園的蓮花池側相伴尋慰

尋找他們精神上的父親


這是文學家白先勇老師於1977年開始

連載於《現代文學》的長篇小說《孽子》其中的橋段

在當時對同志議題仍採低調或避於談論的時代

白先勇有如以筆發起前衛的人權運動

而未料《孽子》因主題、筆法和角色情感設定之美

即使邁入2020仍不斷喚起讀者的注意

並逐年翻譯成英、德、法、日、荷和越南文

以人倫情懷的感召跨越國境

以文字搭建出的王國,為隱藏在不同角落

心懷無言痛楚的「孽子」找到棲身之所


今年,睽違六年再度登上舞台的孽子舞台劇

以舞蹈做為劇中亮點

延請北藝大舞蹈系教授吳素君

為整齣舞台劇設計舞蹈橋段

當中身兼藝術總監和共同編劇的白先勇老師

以英國近代知名音樂家Benjamin Britten

所寫「魂斷威尼斯」裡

年輕演員以跳舞和獨白的方式交錯呈現為靈感

與吳素君共同發想了

舞者繞著舞台上蓮花池意象的舞蹈編排

並加入前太陽馬戲團舞者張逸軍(飾阿鳳)

與本次劇中重要角色「龍子」擔當周孝安

共同以綢吊雙人舞的方式

呈現劇中青春鳥的徬徨與龍鳳兩人愛慾濃烈的情感張力


不論在《孽子》或是《台北人》裡的文字

都能感受到白先勇對於不同關係裡人情互動的書寫

出自內心真實而不懼外界的膽識

就像他心中所忠於的信念:

「一個寫作的人,一定要對自己百分百的誠實

寫出心中的信仰,不能有所顧慮。」


也像他在1986年時

曾寫給《孽子》阿青(主角之一)的話語:

「阿青,也許天長地久可以做如此解

你一生中只要有那麼一刻

你全心投入去愛過一個人

那一刻也就是永恆

你一生中有那麼一段路

有一個人與你互相扶持,共禦風雨

那麼那一段也就勝過終生了。」


秉著真切而不愧於心的信念活著、寫著

對於創作,對於「愛」的追隨與奉行

將不再輕易因外在而迷失軌道

這也是白先勇在創造經典以外

送給每一代陷於迷網中的孩子,最溫柔的建言




文學

作家

創作志

相關影片

訂閱最新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