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這是一段空服員的自白,

更像是思鄉旅人在飛行見聞裡,包裹濃濃戀家氣息的隨行筆記


她是全球最大航空公司的空服員,從離家6582公里遠的中東之境起飛,

往返於時區與時區之間,在每趟航程中處理千奇百怪的難題


外行人常猜想她們負責端著餐盤優雅在旅客間穿梭,

但邦妮想讓門外的人了解,從孕婦生產、危難急救到安全逃生,

這是她們受訓時必備的基礎考驗


看似風平浪靜的航程裡,

有時忽然癲癇發作的客人需要做緊急應變


有著年邁的印度爺爺飛了半個地球找孫子,

卻在中途失禁,即使乘客體諒,

也需要提著心臟,隨時準備處理客訴


有著來自摩洛哥的男組員,

在航程中帶來令人擔憂的過度關心,

在異鄉,只好學著更靈巧的保護自己


但這些偶然的變奏,在善於應變的邦妮心中都不是最難熬的

「杜拜的生活,就像隔離在一個大泡泡中呼吸著,

離家鄉很遠,離親愛的家人也很遙遠」邦妮淡淡說著


等待航班的路上,

TPE(Taipei)開始成為她最眷戀的英文縮寫,

不管遠征的路途多麽綿長,

只要沿線有著與家人相見的交會點,

那裡就是家

生活丼

相關影片

訂閱最新動態